火炮那个时候可是步兵眼中的老太爷
2019-06-15 18:1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何应钦四十多年后回忆往事,认为“虽然这场战役在现在看来,是一个小规模的战争,但在那时仍为吃力的一战。尤其是炮兵,因为运动困难,不像现在有马、有车辆,那时炮必须由人来抬”,而陈诚却“不论步兵前进有多么迅速,总使炮兵能够配合得上,每次都达成任务,实在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

3月24日,粤军第一师占领梅县,第一次东征至此取得阶段性胜利。27日中午,蒋介石集合校军宣布:“我们的总理已于本月十二日在北京病故了。总理的死,是本校本党最悲哀最不幸的事,也是我们世界人类最大的损失。”

棉湖战后,粤军、校军继续挺进,先后攻占五华、兴宁等地,林虎仓皇出逃江西。与此同时,粤军第二师由潮汕沿韩江北进,连克黄冈、饶平,洪兆麟残部溃入福建境内。

林虎全心对付棉湖方面,冷不防侧后会遭到这样猛烈的袭击,事出意外,手足无措,只好被迫撤退。傍晚时分,各部取得联系,何应钦清点人数,教导第一团总数伤亡四五百人。蒋介石得知牺牲子弟同志如此之多,不禁泫然流泪,喟然长叹。

1925年3月12日,黄埔校军抵达普宁后兵分二路,教导第一团向棉湖前进,攻击和顺之敌;教导第二团向湖尾前进,转攻鲤湖之敌,并以一部掩护第一团左侧。粤军第7旅奉命进至棉湖北面的桐坑、狗垭一带,邀击敌军。那时既没有无线电通讯设备可供联络,又缺乏骑兵传送讯息,以致陈炯明所部林虎主力仅留两千余人在鲤湖附近占领高地,主力已转至和顺方面的重要情况,都不被革命军察觉。

区队长杨鹏飞觉得大势已去,急匆匆地跑到炮兵阵地上,劝说陈诚赶快撤炮后退。陈诚却不予理睬,急得杨鹏飞口颤声抖,“敌军已近在咫尺,若不撤退,我辈将为俘虏!”

半个小时之后,革命军冒着敌人的炮火,匍匐接近城根,可无奈地形开阔,举步维艰。最前面的十余人距离城墙二十米处,被敌人机枪火力压得抬不起头,第一营营长沈应时身先士卒,冲至城脚约十米处,脚部受伤倒地。蒋介石见状,严令陈诚务必压制敌人火力,确保部队能够顺利登城。陈诚冷静沉着,迅即以密集炮弹打得守敌胆破气馁,火力再度暂时中断。7时许,教导第一团奋勇队首先登城,第二营第四连党代表郑洞国“一手扶梯攀登,一手挥动驳壳枪连连回击敌人。后面掩护阵地上的官兵们见此情景,一面呐喊助威,一面调集火力压制敌人”。校军、粤军相继跃上城墙,经短促而激烈的巷战,残敌沿北门向城外溃逃。

敌军气焰越发嚣张,不断投入大批兵力潮水般地向第一营正面阵地涌来。第一营官兵沉着射击,数度与敌展开剧烈的白刃战,始将敌人击退。10时许,因敌众我寡,第一营渐渐不支,第二连被夺去步枪数十支,第一、第三连被迫向曾塘村西北小高地转移,敌军乘势进迫该村东端,距离团部不过三百多米。

此时,从北京传来了孙中山病重的消息,自封“救粤军总司令”的陈炯明集合潮汕一带的各式武装六万余人,准备联络江西军阀方本仁进犯广州。广东革命政府决定东征讨伐,黄埔军校派出教导第一团、教导第二团、炮兵第一营第一连、第二期学生步兵总队、第三期入伍生第一营等部参战,合计约三千人。

陈诚所率炮兵连跟随教导第一、第二团攻击淡水之南,“三一式速射野战炮”全重九百余公斤,拆散后全靠肩抬人扛,沿途山路崎岖,行动十分不便。2月14日,革命军攻克淡水城外阵地,教导第一、第二团占领的东南门外和南门外高地,距城约八百米至一千米,可以瞰制城中。蒋介石决心赶在敌军援兵到达之前,迅速攻下淡水。他随即命令教导团挑出奋勇的官兵百余人,携带驳壳枪、冲锋枪,一旦炮击有效,马上架梯子攀登攻城。

第二期炮科学生和炮兵连士兵深受感动,一致表示“人在阵地在”。陈诚亲自发号施令,第一炮瞄准曾塘村东端田地内之敌射击,炮弹不偏不倚地落在敌人中间爆炸。第二炮再射,又命中目标,敌人纷纷退入村内。第三炮以曾塘村东端独立树为目标,竟一举炸毙数十人。第二营营长刘峙瞅准机会,亲率第六连发起冲锋,将敌人全部逐出曾塘村。

陈诚不禁拔出手枪怒喝:“革命胜败,即在当前,你再扰军心,罪当枪毙。”

临近中午,王定华增兵反攻,曾塘村东南方田地内的一股数百人的敌军,攻击动作十分凶猛。何应钦只得把仅存的预备队第四连增加到左翼来攻击敌人。关键时刻,幸好听到枪炮声的粤军第七旅赶来增援,部分减轻了何应钦的压力,教导第二团代团长钱大钧也采取行动,下令主力占领左翼高地,掩护友军侧背。

下午2时30分,粤军第七旅与教导第一团第三营,击溃当面之敌,立刻向和顺方向跟踪追击,第一营杀得兴起,也从阵地跃出协同前进。结果遭到敌军预备队强有力反击,只片刻功夫,粤军第七旅便有些溃不成军,教导第一团第一、第三营悉数被敌包围,几经冲杀,官兵伤亡惨重,只剩下党代表李奇中和特务长刑国福两人率残存士兵三十多人支撑阵地。

战况万分紧急的时候,蒋介石、廖仲恺、周恩来和苏联顾问嘉伦等一起来到前线指挥督战。蒋介石严令必须坚决顶住,决不能后退一步,何应钦默察全盘情况,深知此处不守,不仅全团将遭覆没,大局亦不堪设想,于是集合仅存的战斗人员及团部杂兵,共得数十人,遍插旗帜,布置疑兵,猛烈对敌射击。

翌日拂晓,蒋介石至南门外炮兵阵地督战,各团营长均就第一线指挥位置。火炮那个时候可是步兵眼中的“老太爷”,短兵未接,空气沉闷,只要听到大炮轰轰两声,步兵就会雀跃地上刺刀,准备大干一场。屏住呼吸等到6时,陈诚一声令下,六门野炮向敌人最密之处及东南城墙,使用榴弹与榴霰弹行精密之射击,连续发射二十余发炮弹,除最初几发试射不发生重大效力外,其余每发必中,或杀伤城墙上的守兵,或毁坏敌人利用为据点的当铺。

革命军东征期间,孙中山先生于3月12日在北京病逝,为避免影响士气,广州方面没有第一时间对外公布消息。直到克复兴宁后,大本营留守胡汉民方才电告东征前线。

淡水一役,仅教导第一团就缴获了步枪五百九十余枝,机关枪五挺,子弹数万发,俘虏七百余人。蒋介石认为“淡水之战为革命之开始”。

1925年1月,黄埔军校炮兵队改编为炮兵第一营,陈诚任第一连连长。苏联援助的火炮比较“老掉牙”,第一连装备的日本“三一式速射野战炮”,设计于1898年,是俄国在日俄战争中缴获的,服役年龄几乎与陈诚“同岁”。但对于武器装备十分贫乏的黄埔军校来说,这些军火无疑雪中送炭。

4月11日,校军全部移驻梅县,根据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第77会议决定,于13日改编为党军,以教导第一、第二团为党军第一旅,何应钦任旅长。

杨鹏飞吓得说不出话,陈诚又对左右说道:“现在吾人与火炮同存亡,正革命军人成功成仁紧要关头,余决不离此一步。”

粤军第7旅又因缺乏精细地图,向敌人左侧背迂回迷失方向,越走越远,遇不到一个敌人不说,反而减轻了对方左翼的顾虑。13日晨,教导第一团第一营占领距离和顺约四华里的曾塘村,与一支数百人的队伍遭遇,起先还以为是教导第二团,接近后才发现是敌军王定华等部,且人数仅在和顺一隅就多达五六千人。

下午3时左右,教导第二团第二营展开于生山、狮山之线,向敌军左侧背发起攻击,第四连“连长命令上刺刀,大家一同喊着杀声,不到山顶敌人就跑了。左翼高山是第三营去攻击的,也把敌人打退了”。

团长何应钦即以第一营、第三营为第一线,每营附重机枪两挺,第一营攻击正面之敌,第三营由右方前进绕攻敌人的左翼,团部、第二营及炮兵连控制在第二线为预备队。何应钦发现对面高地似有敌人指挥部模样, “料其总预备队亦在该处附近,遂令炮兵连向该处射击,但因距离太远,未能命中”。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instafactura.com165hk,wwwo3,香港六合资料开码版权所有